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 书画艺术>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写字之不易 ——周慧珺先生信中的咏叹

近日,《周慧珺书法学术研究论文集》在由我馆与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共同主办的“春华秋实——周慧珺从艺六十周年书法作品展暨周慧珺书法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首发。《周慧珺书法学术研究论文集》共收入著名书法家、理论家所撰写的周慧珺书法学术论文78篇,从周慧珺书法人生、创作理念、社会影响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论述。我馆吴柏森馆员撰写的《写字之不易——周慧珺先生信中的咏叹》被收入其中。现将全文转载于此,以飨读者。



写字之不易

——周慧珺先生信中的咏叹

吴柏森

书法艺术源远流长,能滋润人心。20世纪60年代初,由沈尹默先生创建的青年宫书法学习班,培养了大批上海书坛精英,成就了海派书法的基本骨干队伍。在十年“文革”中他们默默努力,各自奋力;“文革”之后,书法艺术迅速复苏,“沪东”“沪西”工人文化宫及艺校书法班纷纷兴起,迎来了书法艺术的春天。群雄奋起之时,必然有佼佼者脱颖而出,领时代之风尚,其最令人瞩目者非周慧珺先生莫属。

当我们大多数人尚在欧阳询、颜真卿楷书中徘徊时,慧珺先生就以一手米芾行书中蕴涵爽朗个性的书法震铄海上,令我深心钦佩。80年代初,我单位欲写新照牌时,我首先就想到先生定能胜任。诚意商请先生题写,果然笔力雄健,结构奇妙,能出新意于法度之中,收奇效于意料之外。当今写照牌者无出其右,心中十分羡慕。还记得当年每每乘车经过南京西路常德路口时,必要注目观看,因为那里有一块照牌是先生所写,其中有“计算机”三字,而“计”字右横竟写在左边“言”字的“口”字旁,低得让人有不可想象的“惊心动魄”,然又和谐美观。虽然短短的一横,其胆力、构思真是妙不可言,非一般书家能为。若路经此地,更是驻足而立,静心观看,这种心仪的感觉,只有痴迷于书法者能知。这个“计”字,让我数十年不忘,成为我学习书法敢于打破常规的一种鼓励。

时间迅速推向到2009年春,在纪念胡问遂先生的座谈会上,我向慧珺先生递交一封信,主要是叙说自己年愈古稀,准备秋天在文史馆办一次小型的书法展,请先生题写“吴柏森书法展、草书集”九个字。以便可化成“书法展”“书法集”“草书展”“草书集”四条题签。除这次书展外,储存着再过几年到八十岁时,或再可以用,到时不麻烦先生了。这也是了却我一生的心愿。

这个不情之请,心中很是忐忑。我与慧珺先生虽然相识而交往不深,早年在书协办公室时,曾到她府上几次,知其性格耿直、刚强、不媚俗、不逢迎,善良肯助人。但是这次能否如愿,实在没有把握。

然而不久,收到快递,喜出望外。展读寄来的五十公分长,十七公分宽的题签一式有两条,加上“周慧珺题”,共十三个字,想来是供我选择。先生的周到和真诚出乎意外,倍感温暖和舒心。同时还附有一封推心置腹的信:

柏森同道:

你好!嘱书展览和作品集题签一事,现已写就,承蒙你体谅写字之难,用简练的办法让我可以花最短的时间写最少的字数,来完成我的任务,感谢你用心良苦,只有同道者才能理解写字之不易。现将题字寄奉请收。因近来杂事较多,回信迟了,望谅解。祝好!          周慧珺  5.13

此信读来甚是亲切!首先称呼为“柏森同道”。同道者,同在书法艺术道路上行走之人,也可以理解为志同道合之人,道相同即可相谋,彼此能心灵沟通。接着直言“写字之难”,这四字掷地有声。所谓“在最短的时间”“完成我的任务”,是谦逊中的幽默,我知道写一张字往往不能一蹴而就,题签之类更难,不顺时会反复写,甚至反复写不成。的确,“只有同道者才能理解写字之不易”。说到我给他“任务”,还“感谢你用心良苦”,明明是我求他的事,反要感谢我,这番善意的调侃,让我有点“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写字岂止“不易”,慧珺先生的这番咏叹,深有同感。我写了一辈子字,也算极为用功,但进步之慢,堪比蜗牛爬行,只是近年才感到一点写字的顺心,但忽忽已写了五六十年,人也老了。慧珺先生此信短短一百余字,字字有力,全出肺腑,真情坦露,让我大受感动。先生书法成就如此之高,声誉长隆,众人莫及。尚以“写字之难”“写字之不易”来解读书法,书法之难可想而知。此九字非深解书法者不能言,非敬畏书法者不知言,对众多于书法一知半解者先生不会对其言。然亦惟直爽如先生者才肯言。

我认为书法之难,难在线条极简单又极复杂,需轻重、快慢、刚柔、疾涩等在刹那间的掌握和表达。难在守其法而知其变,变不涉怪。难在刚柔之并存,秀雄之调和。难在结字之奇巧,不平衡中求平衡。难在全局之气韵生动而和谐。难在积习之难改,独创之难成。难在心中之律动化成笔下之律动,情动于衷而形于外,精神变物质。难在登顶和入史。难在生命有限而书艺无限,书家必偏于一隅而永存遗憾……感谢先生真情相待,我想真诚地对先生说:“谁知笔中字,字字皆辛苦。”慧珺先生辛苦了。

明末傅山曾言:“写字不到变化处不见妙,然变化何可易到……”慧珺书法之妙就在“变化”处。每一字甚至每一笔都能尽机巧险绝之能事。字字风情万端,出乎意外又合乎情理。又因其笔力沉厚,线条凝练,故能姿态惊险中含雄健大气,往往出奇制胜,弦外有音。给人以无穷遐想和美的享受。其信中所说:“写字之不易”及傅山的“变化何可易到”就是在此等关捩处。

《书谱》有言:“达夷险之情,体权变之道。”能夷险相交即得权变之道,得权变之道,即“险不至崩,危不至失”。难哉斯艺,慧珺得之,能不名震书坛,令人佩服?

慧珺先生之书法已臻“戢锐于内,振华于外”的极高艺术境界,一举笔即入法而出法,独树一帜,乃当今海派书法之高标。我五年前之书法展能得慧珺先生题签,为书展增添光辉,幸甚!喜甚!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访问人数:8171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