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 书画艺术>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朵云轩杯首届全国农民画选展研讨会在我馆举办


2016年12月16日下午,由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和上海市文史研究馆联合主办的朵云轩杯首届全国农民画选展研讨会在上海市文史研究馆菊生堂举办。会议由文史馆副巡视员游伟主持,沈飞德副馆长、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吴彤章、汪观清、张培础、胡守钧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学术界专家代表等4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吴彤章馆员的夫人、著名金山农民画画家张新英分别向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和金山区档案局捐赠了自己的画作,郝铁川馆长代表我馆接受捐赠并向她颁发证书。


郝铁川馆长(左)代表我馆接受画家张新英(右)捐赠并向其颁发证书


郝铁川馆长在本馆汇编的《研讨会文集》序言中指出:孕育于上个世纪大约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农民画,是以农民作者为主体,以“三农”为主要题材,具有民族、民俗、原生、原创的特征,是表现农村、农民风情的中国绘画。近年来受到国家相关部门广泛重视,但也遭遇到了时代的挑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城市化将使农民画面临生死存亡的转折点。上海文史研究馆按照其“传承文化”的法定职责,今年举办了首届全国农民画选展,邀请了一些专业美术工作者及长期从事农民画研究的作者撰写文章,并借此全国选展之际召开学术研讨,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探讨城市化条件下农民画的未来走向。冀希从专业画家及美术理论工作者关注农民画,继续指导农民画的发展。有专家提到农民画的可贵之处在于其具有自由随意、容易入门等风格,如果能够很好地适应城市化的挑战,必定会给绘画爱好者带来一个广阔的天地。

研讨会开始,馆员吴彤章先生率先发言。他说农民画是建立在传统民间艺术基础上,带有民间审美意识,但又直率表达了现代农民的生活情感现代审美趣味的民间绘画。民间美术中的农民画,既有具象的内容又有抽象的概括;既不排除对一切艺术形式的吸收,也可以与其他画种结合尝试。农民画蕴含着文明的生命的密码,记载我们现在曾经走过的历程,无论是原始的,现代的,传统的,西方的,都可以为农民画走向现代提供可靠的基础。它是属于现代的,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艺术瑰宝。因此,保护现代民间美术的发展是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胡守钧馆员也提出,一个艺术画种的发展,第一要坚守成果,第二要创新发展。一个画种如果没有创新就没有活力,就活不下去。农民画要在民间艺术传统的基础上思考如何创新如何发展。他以金山农民画为例,认为金山农民画之象,是经济共生之象,文化共生之象,人与自然共生之象和社会共生之象。他表示,金山农民画以刺绣、剪纸蓝印花布、灶头壁画、雕塑、漆绘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蕴含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是反映地域社会生活的文化符号。金山农民画的价值,不仅在于它较高的艺术性,更在于它真实反映了地方社会共生之态,反映了社会经济、文化,以及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具有强烈的地域性、时代性。也正因如此,金山农民画的变迁,折射出当代农村在经济、文化、自然环境等各方面的进步与发展。张培础馆员则分析了来自全国各地优秀农民画,各地有各地特点,作为一个专业美术工作者,印象蛮深刻,感触也蛮多。农民画有创意,表现形式更生活化,有很多象征中国元素如皮影剪纸结合农民生活;更加原生态,题材更加生活化,色彩技巧构图上打动别人的地方与专业画不一样。而专业美术工作者则希望从农民画色彩技巧构图方面中吸收养分。以前看的农民画与现在看到的不同,如作者成分不同。原来农民画有各种表现手法,像民间艺术的,也有向中国画靠齐,但现在表现形式更加单一。如何定义农民画,农民画是画还是一个画种,要从学术上明确提出农民画概念是什么,农民画也应该是有各种表现形式。在座其他专家学者也纷纷阐述观点,建言献策,为中国农民画的历史回眸与未来前瞻。

农民画理论研究专家左汉中做了题为“对中国农民画的回眸与前瞻”的发言。他提出,农民画是在中国特定历史与社会条件下产生的一个特殊画种。中国农民画发端于农村,它与古老的乡风民俗和传统民间艺术有着深厚的渊源。而确切意义的农民画最早出现在新中国诞生后的20世纪50年代。回顾中国农民画的发展历史,曾经有过三次农民画的高潮。第一次农民画高潮发端于江苏邳县陈楼乡的农民壁画,由此发展为大跃进时期全国遍地开花的农村壁画运动。第二次农民画高潮出现在“文革”时期中国西部的陕西户县。第三次农民画高潮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间。同时,他认为,中国农民画的发展最难忘最有意义的有四个方面:一是农民画理论不可或缺;二是辅导员的重要性;三是农民画名家的出现;四是农民画本色的彰显。

中国美术馆原馆长助理、民间美术部主任廖开明在发言中提出,现代民间绘画作品出自全国各地农村、渔岛、牧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近百个画乡。每个画乡的作品都各具地方特色,这是受当地民间艺术传统和风物人情的影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滋养出地方特色的艺术。我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民族现代民间绘画作品展示着绮丽的地方风光,多彩的民族风情,悠久的文化传统,缤纷的生活习俗。洋溢着爱家乡、爱中华的热情,激荡着民族和睦团结的亲情。在国家将文化视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的今天,“反映人民主体地位和现实生活、群众喜闻乐见”的现代民间绘画,它的社会功能和作用正在日益显现。最后,廖开明在借鉴和吸收全国各画乡以往的成功经验的基础上,针对现代民间绘画在新时期如何可持续的发展的问题,总结归纳了“沃土滋育、领导重视、辅导有方、画家创造、市场开辟”20字方针。

上海美协原副主席、民间艺术研究专家朱国荣则从平面的风景、主观的色彩、心中的景象三个方面来探讨金山农民画中现代性的客观存在。他认为,金山农民画与西方现代绘画在许多方面是相契合的,是有共性的。其中构成金山农民画与现代艺术之间最重要的联系,不是别的,正是原始艺术和民间艺术。金山农民画家从刺绣、剪纸、皮影、灶壁画、蓝印花布、民间玩具上起步;后期印象画派的高更、梵高则是从东方绘画中提取美的元素,毕加索从非洲木雕上发现原始艺术的美,所以原始艺术、民间艺术与现代艺术之间其实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在艺术造型与色彩上有着诸多想通的地方。所以说金山农民画与西方现代绘画之间形成的某种联系皆是因为两者本是同根生这一缘由。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农民画家缪惠新从农民画作者的角度出发,声情并茂的谈了自己的创作感悟。他觉得,每一幅作品都是艺术家的一个脚印。敝帚自珍是应该的,做自己真心想做的想表达的是重要的,就算把自己当成一位实践者也不差。成败已不重要,结果也未必重要,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挺好。关于农民画,他还做个这样一个造句:因为单纯而可爱;因为质朴而富有;因为诚实而天下;因为无知而无畏,吃苦而耐劳;因为坚持而久远,真心而不言得失,平凡而成为独立。

最后,沈飞德副馆长作总结发言。他指出农民画是中华民族的一种宝贵财富。上海既有像金山张新英一样杰出的农民画画家,也有上海文史馆馆员——金山农民画的开拓者吴彤章先生。上海文史馆以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农民画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我们组织策划这一次全国农民画选展活动,也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个重要举措。

这次研讨会有十八位作者提供了论文,到会的作者与嘉宾希望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以此次活动为开端,继续把举办农民画展延续下去,为弘扬全国农民画的发展作出贡献。


沈飞德副馆长(左三),游伟副巡视员(左四),画家张新英(左一),馆员吴彤章(左二)、胡守钧(右一)、汪观清(右二),嘉宾朱国荣(右三)


吴彤章馆员发言


农民画家缪惠新发言


汪观清馆员发言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访问人数:8170768